背景

联系站长

  • 图标

    站长:阿耀

  • 微信

    WX:2121212

  • QQ

    QQ:2121212

“老战友”再唱《长征组歌》传精神

更新时间:2021-01-07 15:01点击:

  “红旗飘,军号响。战马吼,歌声亮。铁流两万五千里,红军威名天下扬。”一部大型华人音乐经典作品《长征组歌》,记录了中国工农红军而两万五千里的伟大征程,也成为好几代中国人心中永恒的记忆。日前,一场纪念《长征组歌》首演55周年的音乐会在京演·民族文化宫大剧院上演。

  带来这场演出的是老战友合唱艺术团,登台的演员们大多白发苍苍,不少人已七八十岁高龄,他们中有十几位曾参加过1965年8月1日《长征组歌》的正式首演。而他们所登台的剧院,也正是当年《长征组歌》首度唱响的地方。时隔数十年,《长征组歌》的恢弘旋律又一次回响在这里。

“老战友”再唱《长征组歌》传精神

  演出当天,老战友合唱艺术团88岁高龄的团员谢公灿就在舞台上,十首曲子唱下来,不知不觉已经站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,她身边的老战友鲁祖力也是参加首演的演员,她们互相搀扶着走下台时,腿都有点不会打弯,但谢公灿还激动万分地发了一个朋友圈:“当大幕拉开的瞬间,我仿佛回到了55年前!我变年轻了!”

  当年32岁的谢公灿是北京军区政治部战友歌舞团(下称“战友歌舞团”)的女低音声部长,虽过去这么多年,排演《长征组歌》的情形依旧历历在目。1965年是纪念红军长征胜利30周年,曾参加过长征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国上将萧华,回顾他的真实经历创作了12首史诗。随后,作曲家晨耕、生茂、唐轲、遇秋选择其中的10首谱成了组歌。当年8月,在指挥家唐江的执棒下,战友歌舞团首演了这部作品。

  “当年我们团的演员都比较年轻,没有人参加过红军长征,排练时就都要学习长征的故事,很多学习资料每个人都要念,很多军区的领导和老首长也来给我们讲长征的故事,我记得最深的就是《一袋干粮》的故事。”谢公灿回忆,由于《长征组歌》中的歌曲带有很强的民族风味和地域特色,学的时候老师们也会讲每首歌的背景与当地的音乐风格,全曲学下来,相当于跟着作品走了一遍长征路。

  当时的训练也非常辛苦,每个人都要单独考核,不只是声音,还要考核动作和舞台表现。经过一系列严格的训练和小范围的试演,8月,《长征组歌》正式首演。“不光我们心情激动,大幕拉开以后,台下部队的将军们都特别激动。”谢公灿记得清清楚楚,演出结束后,很多将军走上来说:“你们就是真正的红军了!”谢公灿谦虚地说:“我们不是红军,他们才是真正经过长征的人,但看着我们穿着红军服,听着我们唱歌,他们觉得特别真实。”

  老战友重聚成立合唱团

  《长征组歌》首演后极受欢迎,唱遍大江南北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首演组歌的老战友们一批批退休,或分散到其他文艺团体。1998年,老战友合唱艺术团成立,当年的老战友们为了《长征组歌》重新聚在了一起,至今20多年,无数次重唱经典。

“老战友”再唱《长征组歌》传精神

  “我们退休后每年都聚会,每次聚会最后都是唱《长征组歌》,当时社会上业余的合唱队也多了起来,我们就想为什么不成立一个合唱团?”谢公灿回忆,当时的合唱提倡“轻声高位”,但老战友们延续了当年首演《长征组歌》时周总理的嘱托,“周总理说,我们的《长征组歌》要贴近群众,唱群众可以唱的合唱。”

  《长征组歌》首演指挥、原战友歌舞团团长唐江也被请来,和老战友们统计各声部的人数,联系到了三四十位参加首演的演员。唐江老团长自己捐出五千元启动资金,并在他的指挥下重排《长征组歌》。重排时,唐江还找到了《长征组歌》首演时,在总团业务办公室担任工作人员的肖振环。1965年,不少上传下达的工作都由时年不到20岁的肖振环完成,她也是《长征组歌》首演的亲历者。

  肖振环也记得《长征组歌》首演前后的情景。从创作之初,周恩来总理就一直关注它的创排,“周总理说,我们的表演要打破合唱队像一堵墙一样在舞台上的风格,每个歌曲都加一点动作,还不影响演唱。”后来《长征组歌》演出时,周总理也来看过演出。“我记得有一次已经开场了,我认出了周总理身边的一位工作人员,一回头,发现总理在后排工作人员的位子上坐着。”肖振环说,总理入场时演出已经开始,为了不打扰观众,他悄悄坐在了后面,等到中场休息的时候才走到前面。“总理非常喜欢这十首曲子,每次都跟着哼唱,他最喜欢的是《过雪山草地》这一支。”

官方微信公众号